媽媽的幸福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1
  • 来源:老司机快猫最新破解版_老司机说的p站是什么_老司机无限制app

  這天上午,曹老太正獨自一人在院子裡喂雞,突然有人敲門。曹老太開門一看,竟然是兒子大志,手裡還拎著一大包補品。曹老太趕緊放下雞食,樂呵呵地問:“咦,今天咋有空回來呀?”

  原來,由於傢境貧寒,大志大學畢業後,認識瞭省城的一個女孩,就入贅在瞭那裡。可是,大志的嶽父嶽母看不起窮人,平日裡連傢都不讓他回。九年前,大志的爹去世瞭,曹老太一個人靠幾畝薄田勉強度日。這不,大志都已經大半年沒回來瞭。

  大志面帶羞愧地說:“媽,真對不起,不能時常回來看你!”曹老太紅著眼睛說:“沒事,隻要你過得好,我就放心瞭。媽能照顧自己。今天,能吃完午飯再走嗎?”大志點瞭點頭。曹老太高興極瞭,趕緊去廚房忙碌起來。

  飯桌上,曹老太不停地給兒子夾菜。大志告訴媽,前兩天,他們小區死瞭一個孤寡老人,因為無兒無女、無親無故,直到半個月後,老人的屍體腐敗,鄰居聞到異味才發現。當時,大志的心裡很不安,立刻想到瞭住在鄉下的媽。媽孤苦伶仃一個人,沒個照應,所以,大志想給她找個老伴。

  曹老太一聽,氣呼呼地說:“你想讓媽晚節不保?”大志搖瞭搖頭:“媽,都啥年代瞭,你還這樣封建?這兩年,村裡幾個寡婦不都改嫁瞭嗎?以前,我沒考慮你的感受。現在,我想通瞭,老年人也有追求幸福的權利。媽,你六十都不到,大好的光陰等著你呢!”曹老太聽罷,不禁悲從中來,這九年來,屋子裡空蕩蕩的,幹啥都是一個人,想想真是太苦瞭。見媽不吱聲,大志又勸道:“爹臨死前,不也叮囑你好好地活下去嗎?就算為瞭爹,你也要替自己打算一下。”曹老太似乎有些動心瞭,淡淡地說:“這事再說吧!”

  之後,大志又幾次打電話規勸。慢慢地,曹老太終於松瞭口:“成倒是成,隻怕沒人看上我。”大志笑瞭:“媽,你咋沒自信呢?年輕時,你也是遠近聞名的美人呀。放心吧,我一定替你找個好老伴!”

  半個月後,大志終於在婚介所給媽物色到瞭一個合適的人選。老漢姓王,是個退休教師,人品傢境都不錯,妻子去世三年瞭,獨生女還是外企高管。大志問:“媽,你覺得怎麼樣?”曹老太羞澀地說:“你看行就行!”

  大志很高興,當天就接媽去省城,安排雙方見瞭面。還別說,曹老太風韻猶存,王老師溫文爾雅,兩人都對上瞭眼。王老師的女兒很開明,她說,隻要爹喜歡,她就同意。

  幾次接觸後,兩人低調地領瞭結婚證。當晚,王老師的女兒掏錢,在酒店辦瞭一桌婚宴。參加婚宴的人很少,大志甚至都沒有告訴妻子和嶽父嶽母。曹老太並不在意,她隻想以後離兒子近一點。

  這之後,曹老太就踏踏實實地在王傢過起瞭日子。大志從沒去過王傢,但是,他會經常打電話問問媽,過得怎麼樣,王傢對她好不好。每次,媽都說她很好。隻是,她每天看見王傢的外孫女淘淘,就想起自己差不多大的孫女。對此,大志很慚愧。女兒今年已經十二歲瞭,可是,媽總共才見過她幾次面,嶽父嶽母總是找各種各樣的借口阻攔。

  後來,大志告訴媽,他每個星期五下午都去接女兒放學。到時,她可以偷偷站在遠處看一下。但是,千萬不能上前,因為,他怕孩子回傢告訴嶽父嶽母。雖然這樣,曹老太還是很高興。每個星期五,她都早早地等在學校門口,就為瞭能瞧上孫女一眼。

  想兒子的時候,曹老太就打電話給他。偶爾,大志也會抽空陪她。比如,一起逛小吃街、逛公園,買漂亮的衣服給媽穿。能經常看見兒子和孫女,曹老太很知足。大志悄悄地說:“媽,我已經在存錢瞭!將來我自己買瞭房子,就不會再受嶽父嶽母的氣。到時,我把你接過去,我們天天在一起!”曹老太聽罷,十分欣慰。

  眨眼,半年過去瞭。這天,大志突然打來電話。原來,他看中瞭一套低價房,月底就要交錢,可是,首付還差四萬塊。曹老太為難地說:“我根本就沒有錢呀!”大志說:“媽,我實在沒辦法瞭,要不你跟王老師借一借?”曹老太說:“這……不大好吧。”大志急急地說:“我怎麼也算是他半個兒子吧,難道你不想跟我住在一起嗎?”曹老太隻好點瞭點頭:“明天就是星期五瞭,我們在學校門口見面再說!”

  第二天下午,大志早早地等在瞭女兒學校門口。很快,曹老太趕來瞭。大志迫不及待地問:“媽,錢帶來瞭嗎?”曹老太搖瞭搖頭:“他……他一分錢也不肯借!”大志詫異地問:“為什麼?”曹老太嘆瞭口氣,說出瞭實情。

  原來,王老師是個鐵公雞。早在婚前,他就已經請律師做好瞭財產公證,並立瞭遺囑,他死後,所有的財產都歸女兒。平日裡,曹老太是有吃有穿,但從來拿不到一分錢。自從曹老太嫁過去後,王老師就辭掉瞭保姆。每天,曹老太要忙著洗衣燒飯,照顧他們一傢子,晚上,還要給外孫女淘淘講故事。之前,曹老太怕兒子擔心,才故意說王傢對自己很好。

  大志氣壞瞭:“沒想到,他竟然把你當成老媽子!”曹老太擔心地問:“那……房子怎麼辦?”大志擺瞭擺手:“沒事,我再想別的辦法!”這時,孫女剛巧從校門口出來瞭。大志匆匆忙忙地說:“媽,我先走瞭!”這之後,大志好幾天都沒打電話給媽。

  幾天後,曹老太剛吃完早飯,兒子突然打來瞭電話:“媽,對不起,前一陣我工作太忙,沒時間陪你!”曹老太嘆瞭口氣說:“工作要緊!”大志說:“媽,你不是一直想去動物園嗎?今天我就陪你去!”曹老太喜出望外。

  很快,大志陪媽一起去瞭動物園。看著那些可愛的動物,曹老太樂得合不攏嘴。當天,母子倆玩得十分盡興。

  第二天清早,大志又打來瞭電話,神秘地說:“媽,待會兒你能出來一下嗎?”曹老太迫不及待地說:“大志,我也正想找你呢!”很快,母子倆約好瞭見面地點。奇怪的是,大志竟然選在瞭一個咖啡館。

  坐下後,曹老太狐疑地問:“幹嗎來這種地方?”大志認真地說:“媽,是這樣,我又替你找瞭個老伴!”曹老太呆住瞭:“啥?”大志說:“其實,我之前向你借錢,隻是想試探一下王老師,沒想到,他果然經不起考驗!”曹老太明白瞭:“原來是這樣啊……”大志點點頭說:“我不想你每天被人當老媽子使喚。這幾天,又忙著去婚介所替你找瞭個老伴。我已經仔細打聽過瞭,他無兒無女,無牽無掛,傢境比王傢還好呢。對瞭,昨天他已經偷偷瞧過你瞭,挺滿意的!”曹老太十分詫異,昨天,兒子帶她去動物園竟然是相親。兒子不好意思地說:“媽,原諒我事先沒告訴你!可是,我怕你不答應呀!說一千道一萬,我都是為你好,回去後,你好好考慮一下吧。”曹老太點瞭點頭。

  三天後,大志忍不住又打電話過來:“媽,考慮得怎麼樣瞭?”曹老太說:“考慮好瞭,我是不會和王老師離婚的!”大志呆住瞭:“為什麼?”曹老太冷冷地說:“你以為我什麼也不知道嗎?”

  原來,那天曹老太一說借錢,王老師就很爽快地把錢拿瞭出來。曹老太開玩笑說:“你就不怕這錢被大志黑瞭?還是打個欠條吧。”王老師搖瞭搖頭:“一傢人說啥兩傢話呢?這錢就算送給大志瞭,他現在是我兒子,將來也會孝順我的!”曹老太高興地接過錢,自己卻犯嘀咕瞭。沒改嫁前,她大半年也見不著兒子。現在,他突然對自己這麼好,難道就是為瞭錢?於是,曹老太決定試探一下兒子。第二天,她故意編瞭許多謊話,說王傢怎麼不好。果然,兒子很氣憤,好幾天都沒聯系她。曹老太很傷心,以為自己真的猜中瞭。後來,兒子突然陪她去動物園。回來後,曹老太覺得兒子還是想著自己的,決定還是把錢給他。第二天,曹老太帶著錢出瞭門。沒想到,兒子以為她真在王傢受苦,又忙著替她找瞭個老伴。看來,兒子是真心對待自己。曹老太不想讓兒子知道自己之前是試探他。於是,就暫時沒把錢給他。

  當晚,曹老太像往常一樣去給外孫女淘淘講故事。半年來,祖孫倆已經很親瞭。走進淘淘的臥室,見她正在翻閱一本同學相冊。巧的是,淘淘和曹老太的孫女竟然是同學,而且,還是無話不談的好朋友。曹老太興奮極瞭,她想多知道一點孫女的事情,就拐彎抹角地問淘淘。淘淘是個直性子,果然說瞭一大堆。沒想到,曹老太得知瞭一個驚天秘密,原來,前一陣,兒媳聽說,有個農村的寡婦一年內連嫁瞭三次,騙瞭錢全給瞭兒子。兒媳和父母商量後,決定讓婆婆也改嫁。剛開始,大志不同意。於是,嶽父嶽母整天拉長著臉,兒媳更是以離婚作為威脅。沒辦法,大志隻好屈服,回傢當瞭說客。果然,曹老太中瞭圈套。可誰知,醞釀瞭半年總算把媽嫁瞭出去,竟沒騙到王傢一分錢。於是,大志又聽瞭媳婦的話,去婚介所替媽挑瞭一個更有錢的老伴。

  見母親已經知道瞭真相,大志無言以對。曹老太哽咽著說:“你知道,那天去咖啡館是啥日子?那是你爹十周年忌日啊!我以為,你是想和我一起回去掃墓的,誰知,你把什麼都忘瞭,隻想找個有錢的後爹!你總是說,為瞭我的幸福,其實,你是為瞭自己的幸福!我不知道你怎麼會變成這樣,做男人,一定要有骨氣。可是,你為瞭自己的美好生活,竟然讓媽一次次改嫁!我很慶幸,終於找到瞭真正的幸福。現在的女兒對我很好,我們一傢人過得很幸福!”

  大志愣住瞭,結結巴巴地說:“可……可是,你這樣對得起死去的爹嗎?”曹老太笑瞭:“難道,你倒對得起他呢!你也說過,你爹希望我過得幸福!每年清明,我會去給你爹掃幕,我不希望你去,你也沒臉去,因為,你早已經不姓曹瞭!”

  放下電話,大志失聲痛哭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