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泥人”先生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9
  • 来源:老司机快猫最新破解版_老司机说的p站是什么_老司机无限制app

  諸城北鄉有個張財主,人稱“張百萬”。他傢雖然富庶,卻人丁不旺。多年過去瞭,幾房太太沒一個有動靜。幾經調治,終於,在張百萬五十三歲那年,三姨太生下瞭一個男孩子。老來得子,一傢人欣喜若狂,對這個男孩子更是寵愛有加,取名“寶兒”。

  寶兒在全傢人的關愛下長大,轉眼到瞭該上學的年齡。張百萬一直覺得自己讀書少,這些年雖說賺得盆滿缽滿,但內心卻一直篤信“詩書濟世長”。他把這樣的希望寄托在兒子身上,希望他能好好讀書,給老張傢光耀門楣。於是,張百萬請來瞭諸城最好的教書先生。但是,沒過多久,先生便主動請辭。原來,這寶兒雖生性聰穎,但從小嬌生慣養,調皮搗蛋一個頂十個,讓他讀書寫字就不行瞭。教書先生軟硬兼施,使出渾身解數,寶兒是一個字也聽不進去,先生隻好走人。後來,張百萬請瞭一個又一個教書先生,但沒人教得瞭寶兒。最後任憑張傢出幾倍的資財,也沒有人敢來應聘瞭。

  這一年,朝廷上書房總師傅竇光鼐告老還鄉回到諸城,遠近的親戚朋友都來拜訪。張百萬也在其中。但他可不僅僅是來聯絡感情,更重要的是希望向竇光鼐討教教育孩子的方法。張百萬說明來意,竇光鼐便把寶兒叫到面前,問瞭一些問題,便斷定這孩子有才智,當下就說:“讓我來試試吧。”

  眾人聽罷,都以為聽錯瞭。一個曾經的上書房總師傅,一品大臣,怎麼能屈尊來教一個平民小孩子?而且是個小皮猴!

  竇光鼐對眾人說:“我已經上瞭歲數,在京幾十載,未曾給鄉親父老做過什麼,心中不免內疚。如今我告老還鄉,閑著還覺得憋悶,和孩子一起玩玩,未嘗不是一件有趣的事。這孩子好動,不願讀書,又碰上瞭一些古板先生,死教硬灌,把孩子弄怵瞭。看在老親戚老朋友的分上,我就來試試。若是孩子成瞭器,也給教書先生們一個啟示。”

  竇光鼐自願到張傢當教書先生,張傢自然欣喜若狂,當下就吩咐下去,一切聽先生的!竇光鼐事先讓張財主在學堂前面的空地上,準備好一堆黏土,一個做泥娃娃的木頭模型。

  拜師這天,按竇光鼐的要求,張百萬將寶兒帶到先生面前後就離開瞭。竇光鼐絕口不提教書的事,隻是自己在一堆黃土旁忙活。他用鐵鍁將黃土弄出一個小窩,把水桶裡的水舀上兩瓢,然後和成泥,接著蹲下身來,抓起一把泥,放在兩個模子裡捏吧捏吧,倒出來就是個笑瞇瞇的泥娃娃。

  寶兒看著,手就癢癢起來,不聲不響蹲下身來,用手挖泥,在手裡捏成團,遞給竇光鼐。竇光鼐接過來,放在模子裡,填充夯實,很快,一個栩栩如生的泥娃娃又做好瞭。寶兒看瞭,嚷著也要用模子做泥娃娃。竇光鼐說:“莫著急,想讓泥娃娃有生氣,你要先把其他工序學會瞭。先去幫爺爺提點水來如何?”寶兒聽瞭,兩隻大眼睛頓時亮瞭起來,從此天天圍著先生轉。他有時幫著提水和泥,有時靜靜地看著泥土在先生的把玩下變成娃娃。趁先生抽煙的工夫,他還模仿起先生的架勢,也在模子裡鼓搗起來。

  剛做出來的泥娃娃,要先放在陰涼處晾著,晾到半幹不濕的時候,再拿到太陽地裡曬。夜裡怕露水,天一黑就要一個個搬到屋裡放著,天明後再搬出來。這個活,先生便交給寶兒做。日子多瞭,泥娃娃越做越多,幹濕混雜,哪個該晾,哪個要再過些時辰,分辨起來要費很大的工夫。竇光鼐自稱年紀大,眼力不好,要寶兒幫他分。寶兒左看右看,那泥娃娃長得像極瞭,怎麼也分辨不出來,就著急地讓先生想辦法。

  竇光鼐捋著胡子,假裝動瞭好大的腦筋,猛地把腿一拍說:“有辦法瞭,給每個泥娃娃刻上一個名字,刻在脊背上,就好分辨瞭。”

  寶兒一聽,樂得蹦老高,催著先生快快刻下名字。先生拿起小刀,又拿起一個泥娃娃,刻上瞭“趙山”兩個字,再拿起一個刻上“錢水”,再拿起一個刻上“孫田”……

  先生一邊刻,寶兒一邊認,不幾天工夫,一百多個泥娃娃都有瞭自己的名字。先生照著名字吩咐寶兒挨個搬動……

  寶兒按先生的要求,上午將泥娃娃搬到太陽地裡,下午再將它們一一搬到屋裡。有時先生和寶兒比賽看誰找得快,往往都是寶兒在先生的前邊找到。先生直誇寶兒聰明有出息,寶兒心裡樂開瞭花,對泥娃娃的名字更加用心地記。不足三個月,一百多個泥人都幹透瞭,也和寶兒混熟瞭。

  這一天,竇光鼐對寶兒說:“這些泥人幹瞭,咱得另做新娃娃。不過我起的名字不新鮮,你再給它們起個好聽的名字吧。”

  寶兒見先生如此看重自己,臉上放出光彩,興奮地一口氣說出瞭一大串他喜歡的名字:“小雞、小鴨、小貓、小狗……”

  竇光鼐按寶兒說的,給新做的泥娃娃,一一刻上瞭名字。兩個月過去瞭,又一百多個泥人和寶兒混熟瞭。

  這一天,竇光鼐又對寶兒說:“又要做新娃娃瞭,這次我們給娃娃起三個字的名字好不好?”

  寶兒高興得拍手笑,催促先生快動手。

  竇光鼐做出一個泥娃娃,說:“這個叫‘人之初’。”又做出一個泥娃娃,“這個叫‘性本善’。”

  寶兒一聽怪別扭,說:“這樣的名字不順口,還不如小狗小貓好……”

  竇光鼐說:“這些名字雖然不順口,但是裡邊卻挺有道道。一個名字包含著一個小故事。”於是,他一個個講給寶兒聽,寶兒越聽越入迷。

  泥娃娃越做越多,竇光鼐眼看寶兒的《三字經》也學得差不多瞭,便說:“我們暫時不做新的瞭。咱們用這些泥人做遊戲。”一聽做遊戲,寶兒自然樂意。竇光鼐這回開始給寶兒講《三國演義》的故事,根據故事的情節,讓泥娃娃排兵佈陣。

  寶兒樂不可支地操作著,學得飛快。有一天,竇光鼐故意將幾個泥娃娃藏起來。對寶兒說:“我怎麼看到泥娃娃少瞭,你看看少瞭哪些?”

  寶兒一聽少瞭泥娃娃,可著急瞭。這些泥娃娃,就是他的命根子,沒有泥娃娃,他可要哭上好幾天呢。他數瞭一遍,果然少瞭十幾個。到底少瞭誰,他冥思苦想,急得滿頭大汗,就是查不出來。

  竇光鼐說:“隻有一個辦法,將泥娃娃登記造冊,然後按著冊上的名字點名,點不到的就是少瞭的。”

  寶兒一聽,高興極瞭,就說:“那咱們趕緊將他們造冊吧。”

  “你來造吧。”

  “我不會寫字啊。”

  先生說:“這有何難,你已經認識不少字瞭,我先寫,你照著描,保準你很快就會瞭。”

  寶兒馬上躍躍欲試,說:“那就趕緊開始寫吧。”

  “好,馬上就寫。”

  竇光鼐將早已準備好的紙筆拿出,自己一份,寶兒一份。竇光鼐拿過一個泥娃娃,將上面的名字寫在紙上。寶兒就照著先生的樣子寫上。還別說,寶兒記性真不錯,一氣寫出十多個泥娃娃的名字。

  竇光鼐說:“今天就先寫這些吧。”

  誰知寶兒卻舍不得住手,興致越發濃厚。竇光鼐見狀卻讓寶兒不著急,告訴他“貪多嚼不爛”。

  就這樣,寶兒學習的興致被徹底調動起來。為瞭早日將泥娃娃的名字記住,會寫,他勤學苦練,就連吃飯的時候都用筷子蘸著咸菜水在桌子上比畫……

  僅半年的時間,寶兒學會瞭《百傢姓》《三字經》,還有一些常見字。光陰似箭,轉眼六年過去瞭,寶兒參加鄉試中瞭秀才。後來在諸城北鄉一帶,還是個很有名氣的文人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