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郎啼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1
  • 来源:老司机快猫最新破解版_老司机说的p站是什么_老司机无限制app

  沐陽城有一段殘破的古城墻,大宋年間,那兒原是古戰場的一角,現經歲月剝蝕已殘敗,成為遊民、懶漢、乞丐的走穴。每次從古城墻下走過,蘇景陽的衣襟或腰間的藥箱,總被些臟手扯住,蘇景陽隻好散點碎銀給他們,久而久之,似成瞭習慣。隻是一次,有個叫胡三的,遲遲不放手,他把蘇景陽拉到一邊,跪地不起。

  胡三,你起來吧,跪著也不是辦法?你有事就說。

  蘇大夫,你大仁大義,到米鋪,米湖升傢救救他傢那三歲小兒呀!

  人傢米鋪的兒子關你胡三什麼事?蘇景陽故意問。

  這?胡三吞吞吐吐,摸瞭摸後腦勺說,總之你大仁大義,救救他吧。

  蘇景陽沒有回百傢藥堂,而是往米鋪商人米湖升傢而去。他一路上想解開胡三與米掌櫃的關系,可想來想去,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。這一路趕,直追上月掛樹梢,萬傢燈火,到米府百米外,就聽那松風林動,夾送著夜郎的啼哭。

  米府上下,正為那夜啼小兒忙得不可開交。夫人拿一隻撥浪鼓,直把鼓上的珠子甩掉瞭,小兒也沒看上一眼,仍舊啼哭不止。

  米湖升見蘇景陽不請自來,心裡咯噔瞭一下,道:蘇大夫,你看這如何是好,一到晚間,月亮出山,小兒就落下啼哭病癥,可天一亮,他就哭倦瞭,整個白天就吃飽瞭睡,睡足瞭精神好在晚間哭。

  蘇景陽看著夫人懷裡亂撞的小兒,此小兒天庭飽滿,嘴闊耳大,面相俱佳。再看小兒的十指,有個指甲蓋發綠,他把這根手指捏住細看,便搖瞭搖頭,從藥箱裡,取出一根毛刺來,米湖升擔憂道:大夫,這是?蘇景陽一臉凝重:這根是虎須,不是針,你傢小兒指蓋裡寄生瞭吮指蟲,晝伏夜出,需把它刺出來。

  蘇景陽捏住小兒的手指,隨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對著指縫間一刺,那發綠的指甲,內裡便殷紅如血,啼哭的小兒也止住瞭哭聲。

  蘇景陽從米傢告辭後,月亮升在樹梢,昏黃昏黃的。蘇景陽扶著墻邊走,頭竟有些昏沉沉的。

  蘇景陽病瞭,他一直回憶在米傢的情形,可頭腦一片空白。他翻找藥箱,翻來翻去,卻沒找到那根虎須。什麼時候掉的?他喝瞭米傢的一杯壽眉茶,出米傢門的時候,頭就開始昏瞭。

  蘇景陽沒有選擇瞭,隻有去一個地方南山,可他竟半點力氣也使不上瞭。蘇景陽背著藥簍摸到古城墻邊,向胡三招瞭下手想借助胡三之力,上南山去。

  南山開口處是條溪流,過瞭南溪,則是林深草茂。蘇景陽指著前方,對胡三說:不遠處有個叫狡兔窯的地方!我們就到那裡。胡三沒去過狡兔窯,但聽過那個地方,原先是個官府圍獵場,後來棄而不用。有一圍的木柵欄,和一棟破敗的亭樓。

  蘇景陽不久前,來過一次狡兔窯,無意中讓他發現在當年屠殺梅花鹿的一個血槽邊,密密生長著一種叫鹿苓劫的藥草。這味藥草,汁液殷紅似血,有股妖嬈的腥氣,卻是解百毒的良方。

  這就是鹿苓劫,胡三,你幫我擷幾片草葉過來。蘇景陽靠在一塊石頭邊,指給胡三看,胡三看那鹿苓劫的葉子似鋸齒,翠綠中帶有條條紅絲葉脈,他采瞭一把。蘇景陽從藥簍裡掏出一瓶酒和一隻碗來,倒瞭半碗的酒後,5aigushi.com他讓胡三把手中的草葉放在碗中濾瞭一下,那漂浮在酒上的葉子一碰到酒,一下子就綿軟地沉到碗底,像醉酒一樣。蘇景陽把碗底的葉草撈出,放到嘴裡嚼爛,把汁液吞服。不一會兒,蘇景陽的面色漸漸紅潤。

  命懸一線,蘇景陽從死亡邊緣撿回瞭一條命。

  這天,天剛亮,百傢藥堂的門板被拍得砰砰響。蘇景陽以為是哪位犯瞭急癥的病人,打開門,卻是胡三。他一臉驚恐,欲言又止。蘇景陽把他喚進堂內,遞瞭碗熱薑水給他,他方才定瞭神。

  胡三說,他不該心裡頭惦念著鹿苓劫,想趁夜去南山采些鹿苓劫去賣。可在狡兔窯,他聽到若遠若近的夜郎哭,不是一個,而是一群,在風中翻滾,撕裂人的耳朵神經,可怕極瞭!胡三隻好灰溜溜地逃走瞭。

  聽聞沐陽城接連有窮人傢的小孩兒丟失,莫非都被拐到南山去瞭。胡三剛說完話,米湖升差米管傢送來瞭一封銀子和一籃點心,說是以表蘇大夫救米傢小兒的謝意。蘇景陽推托不過,隻好收下點心。銀子原封不動退瞭回去。蘇景陽把點心提給胡三,交代胡三好好休息,他晚上再去找胡三。